假化妆品致行业损失上百亿,微商和三线以下城市成重灾区

本文来源:啃美妆 2017-03-24 11:24:58

首席直销官讯 今年两会期间,李克强总理在答中外记者问时,两次谈到了打假问题,他表示:“那些假冒伪劣、坑蒙拐骗、侵犯知识产权以及涉及食品、药品、环保等群众密切关注的违法违规问题要坚决查处。”他还说,“我和大家都是消费者,都需要权益保护,用网络语言说:我们要给优质产品‘点赞’,把不良奸商‘拉黑’”。

在此之前,阿里巴巴集团和马云公开呼吁,要像治理酒驾一样打击假货,让打假成为全民关注的话题。而针对马云“酒驾式打假”的呼吁,国家工商总局局长张茅表示赞同,并提出应加强法律法规建设,加大惩戒力度,建立企业信用系统是让假货不断逐渐减少的方法。

可以预见,2017年会成为史无前例的“打假年”。

而化妆品作为假货的重灾区,一直深受其扰,给行业带来巨大的损失。在每年查获的涉假案件中,化妆品出现的频次非常高。尤其随着化妆品消费总量的增长,假货问题变得越来越严峻,严重影响到行业的健康发展。

假货问题导致行业损失上百亿

2月,浙江台州警方公布了一起特大化妆品造假案件,涉案金额超过10亿元,涉及品牌包括安利、兰蔻、香奈儿等。1月,广州警方查扣假冒国际知名品牌香水共11万多瓶;2月南宁海关查获1080件假冒CHANEL粉饼、唇釉、口红等单品。

“被查获的只是很小一部分,还有很多没有被查到而已。保守估计,每年至少有上百亿的假化妆品流向了市场。”一位资深业内人士告诉啃美妆,国内化妆品市场的假货堪称泛滥,尤其是热卖的国际品牌,假货甚至超过真货,比如韩国的马油、面膜等。

他介绍,中国市场卖出去的马油已经超过了原厂的产量,主要是以假货为主。尤其一些做代购的,手里一大把的货,正常的代购走私渠道肯定进不来的,绝对是假货。“没办法,中国市场的需求太大了,又特别追捧韩国化妆品,有利可图才会有假货。”

一位知情人士告诉啃美妆,去年他们在市场上打假就端掉过一个涉案上千万的假冒化妆品窝点。“就是一个很小的窝点,就那么几个工人,几台灌装设备,但每年制造几千万的假货,都是仿国内一线品牌的。”

而去年被炒得非常火的某品牌口红,在官方卖断货的情况下,广州一些市场却有大量现货,据称100%都是假货。“造假的人嗅觉很灵敏,哪款产品在市场好卖,立马就大量的造假投入到市场中去。”

微商和三线以下城市成重灾区

每年上百亿的假冒化妆品都流向了哪里呢?一位业内人士告诉啃美妆,假货主要有三大渠道,一个是三线以下城市和农村,一个是电商,一个是微商。随着电商打假的深入,三线以下城市和农村、微商成为假化妆品的重灾区。

他分析指出,很多品牌覆盖不到三线以下的城市和农村,尤其是国际大牌,几乎停留在一二线城市。而这些市场的消费能力相对有限,既追求大牌,又在乎价格。所以,这给假化妆品提供了空间,能在这些地方长驱直入。

之所以这些地方泛滥,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,地方的监管并不到位,不像一二线的大城市,监管机构的查处力度比较大。还有就是,国际品牌的打假集中在发达地区,欠发达地区的维权成本太高,几乎成了品牌方打假的盲区。

微商是近年假货最为泛滥的市场,一方面是电商的打假力度太大,压缩了假化妆品的生存空间;一方面是微商相对比较封闭,基本都是通过QQ、微信等社交工具交易,这些社交工具私密性比较强,消费者维权难,监管机构执法取证也难。

他向啃美妆透露,微商市场的假货尤其以代购居多,一些品牌的正品市场上买不到,但假货却是大批量的出货。如果是代购走私的话,海关那边肯定过不来,而且走私的法律成本太高。相比之下,造假的法律风险低,而利润空间又更大。

“微商卖的国际品牌的化妆品,不说100%,90%的假货是有的。”他认为,假货最多的是微商渠道,因为线下毕竟都开店,不敢太明目张胆了,但微商却肆无忌惮,发现苗头不对就把微信号、QQ号给废了,真要查处取证起来难度太大了。

化妆品造假售假的巨大利益

“成本1-2块钱一片的面膜,假冒国际品牌可以卖到几十块。”一位化妆品厂的老板告诉啃美妆,假冒化妆品泛滥成灾的根本就是暴利。同样的产品换一套国际品牌的包装,至少可以多卖几倍的价格,甚至可以高达数千倍的利润。

在浙江破获的假化妆品案件中,仿冒的有迪奥、兰蔻、香奈儿等100多款产品,这些假货的售价大约是正品的6折至7折左右,或者是正品的5折。这些假冒国际品牌的化妆品成本其实很便宜,灌瓶包装完也只要四五元的成本,卖出去却是几百元。

他向啃美妆透露,还有一个就是美容院,美容院注射的很多进口玻尿酸,打一针动辄就是几千块钱,其实成本也就是几毛钱,绝大多数都是在国内假冒的。因为美容院不是公开销售出去的,都是当场就消耗了,售假几乎没有任何风险,消费者根本察觉不到。

假冒国际品牌的化妆品,除了暴利之外,还有更低的法律风险。

“之前空姐代购被判了11年,最后改判也还是判了3年。”他分析,这说明一个问题,代购风险很大,一件也是走私,那可是刑事犯罪。

“代购的人一点也不傻,相比走私被判刑来说,造假的成本低很多了。从海外代购的价格贵,利润薄,而在国内生产假货成本很低,就可以获得巨大的利润,还不用担心被判刑。所以,你认为还会有人老老实实的做代购吗?”

而尽管这些年有关部门和品牌方、平台方一直在打假,但国内的假冒化妆品依然泛滥,根本原因还是利润大、风险低。

据了解,我国《刑法》中对制假售假者的立案标准为售假金额必须达到5万以上,对销售明知是假冒注册商标商品立案标注的售假金额必须达到10万以上。在实际的操作过程中,基本上是没收假冒产品罚款了事。而《消费者权益保护法》在立法的指导思想上重于对受害消费者的补偿,而不是对违法者的惩戒。

据阿里巴巴初步统计,阿里巴巴一年协助执法部门破获469起制售假货案中,目前通过公开信息只能查到33起有判决,且79%的被判刑人员都是缓刑。一些参与制造假化妆品的人,被查处一次之后,下次再查甚至还是同一批人。所以,阿里巴巴才会呼吁像治理酒驾一样打击假货,让天下无假。


假化妆品微商
原文已经由首席直销官转码 查看原网页

相关阅读

精彩评论

加载更多评论